<big id="9h1qv"><em id="9h1qv"><track id="9h1qv"></track></em></big>
    <th id="9h1qv"></th>
  1. <code id="9h1qv"></code>
  2. <center id="9h1qv"></center>
    
    
    <big id="9h1qv"><nobr id="9h1qv"></nobr></big>
  3. 2024年01月08日
    第06版:周口文化 PDF版

    淮陽弦歌湖考古記

    李全立

    宋當陽峪窯白釉刻花罐 唐三彩爐 唐瑞獸花鳥銅鏡

    均為淮陽弦歌湖出土文物

    1999年,是不平凡的一年。那年的春季,似乎格外短暫,好像一轉眼就到了夏季?;搓栂腋韬腔搓柍呛ê蟾拿埡┑囊徊糠?,位于當時淮陽縣城中南部,水域面積近2000畝。隨著城區人口的增加,一些人無序在湖邊填地蓋房,蠶食湖區面積,同時也對湖水造成了污染。為制止這種破壞城湖環境的行為,同時也為了大力發展淮陽旅游產業,淮陽縣委、縣政府決定對以弦歌湖為主的湖面及周邊環境進行開發整治,包括湖底清淤、拆除違規建筑、綠化湖邊環境等。到了5月初,弦歌湖的湖水已經排干,施工方開始用機械大規模清淤下挖,湖底普遍下挖2米~3米。在下挖過程中,發現了許多古墓,以弦歌湖的東部、南部最為集中。市、縣文物部門接到群眾舉報后,立即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協調,向人們宣講國家相關文物保護的法規政策,在上級部門的大力支持下,施工方立即停工,待文物部門清理發掘后再進行施工。

    當時的周口地區文化局委派周口地區文物工作隊組成考古專班,趕赴現場進行搶救性清理發掘。時任周口地區文化局主管局長胡兆贏、周口地區文物工作隊隊長秦勇軍,委派時任副隊長的我具體負責此次考古發掘。于是,我和周建山、高禮祥、龐守忠、尹士軍及當時淮陽縣文化局文物股股長吳子軍、淮陽縣文物隊隊長王躍進等同志組成了考古專班。

    6月上旬,發掘工作正式開始,當時天氣已很熱,經常會汗流浹背。我們吃住在附近的賓館,條件簡陋。由于時間緊、任務重,沒有節假日,有時為了趕時間,或清理到重要墓葬,中午連軸轉,午飯就直接在工地解決。下午經常會工作到晚上,天黑看不見了才收工。

    由于之前是機械施工,發掘現場滿目瘡痍,大部分古文化遺跡被暴露,有的古墓僅剩底部,只有極個別保存完整。我們循著古墓的墓室痕跡,逐個清理。經過4個多月的辛苦勞作,發現的文化遺跡基本清理結束。

    此次發掘共發現古遺址2處,古坑塘5處,窯址19座,窖藏2處,古墓葬100多座,其中有文物出土的20多座。這些遺跡由于機械施工、歷史上被盜等原因,保存完整者很少,大部分僅存半部或僅剩墓底。雖然被盜、被擾嚴重,但仍出土了一批珍貴文物。

    古遺址 發掘的其中一處遺址,為東周至明清時期,位于西關平信橋西段南側,與西關現居住地面相平,在弦歌湖北岸。遺址內含較多東周至明清時期的陶、瓷器物和建筑材料殘片,還包含灰坑、窖藏、井、窯等遺跡,文化層厚度為3.5米~4米。另有一處遺址在湖底,為東周至唐、宋、金時期。位于南關居民區西側,南寬150米、北寬100米,南北長與現南關居民區相同,平面呈梯形分布,內含較多陶器及建筑材料殘片。

    古坑塘 發掘中發現這些坑塘大小不一、互不相連,為圓形或不規則形,分布在湖底清淤范圍內。

    古窯址 這些窯大部分被破壞,有的僅存火膛。從殘存情況分析,古窯皆由窯道、火膛、火門、窯室、煙道組成,不同的是漢代窯平面為長方形,唐代窯為梯形。

    井 發掘的兩口井僅存下部,漢代井發現于湖底,用青灰色圓形井圈上下對接而成,井圈兩端厚、中間稍??;明代井發現于平信橋西端南側、湖北岸的遺址內,內壁用雜磚(明磚、漢磚)臥置或平鋪層層交錯,砌筑成圓形。兩眼井的井壁皆發現有使用的磨損痕跡或繩索磨損的溝槽。

    窖藏 發掘的2處窖藏均在平信橋西端南側、湖北岸的遺址內,呈圓形,為漢時期,大部分被破壞,僅存下部,周壁皆用磚平鋪或臥置砌筑。其中一處為光滑的黃生土底,中間微凹,出土有蚌器、骨簪及骨器半成品。另一處底部用磚平鋪而成,出土有青銅器、銅鏡、銅帶鉤、鐵器殘片及殘段。

    古墓葬 考古發現春秋時期土坑墓1座,長方形,出土有青銅蠶1枚,長2.06厘米,寬1.08厘米,厚1.3厘米,重45克,形象生動逼真,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。

    漢墓1座,出土有陶壺、陶罐等物。

    唐代墓葬有中小兩種,大部分為磚室墓,少量土坑墓。中型墓為多室,由墓道、甬道、前室、后室及耳室組成,墓道為長方形斜坡和階梯狀兩種。小型墓多為單室,平面呈船形、弧方形、長方形和梯形,皆有長方形斜坡墓道。

    宋代、金代墓葬有中小型之分,皆為磚室墓,中型墓往往多室,有棺床,有的墓室有復雜的仿木結構和磚雕,小型墓多為單室,皆有長方形斜坡墓道。

    上述遺址、墓葬出土的文物類別主要有:金器、銀器、青銅器、瓷器、唐三彩、骨器、墓志銘、墓志磚、朱書買地券等。

    這次發掘最為重要的發現是,出土了1座有確切紀年(公元881年)的唐代李堪墓。李堪墓為長方形磚室墓,長3.8米,寬3.2米,券頂保存基本完好。出土珍貴文物十余件:金釵1件,重30克;銀碗1只,高20厘米、口徑10厘米;黃釉雙系瓷罐4件,通高30厘米~35厘米,釉色晶瑩剔透,保存基本完整,部分雙系隨葬時故意破壞;黃釉碗2只;唐三彩貼花爐1個,高14.4厘米,口徑9.3厘米,腹徑15.1厘米,施綠黃色釉,釉色明亮勻凈,為唐三彩中的精品;菱形瑞獸花鳥銅鏡1面,保存完好,工藝精良,紋飾生動形象;完整石質墓志1合,青石質地,近方形,長39厘米,寬37厘米,厚16厘米,上合陰刻篆書“唐故李府君墓志之銘”9字,下合正面陰刻楷書墓志正文共24行,每行23字。

    李堪,隴西郡人,史書無傳,生于唐文宗太和五年(831年),卒于唐僖宗廣明二年(881年)。其身居官宦世家,文武全才,曾任忠武軍節度正十將、陳州軍事押衙兼知客務、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賓客等職。前二職為軍中基層軍職,雖職級較低,但作用較大,是行軍作戰的先鋒和負責整訓的將領。后一職為從三品的榮譽官職,一般是散官,有職無權。

    另外,在唐代一小型土坑墓中,還發現1枚東羅馬銀幣,圓形,銀幣直徑3厘米,厚0.12厘米,重2.5克。其正面印動物圖像,外圍兩周聯珠紋,聯珠外為波斯文字,中有小孔,為周口考古首次發現,為研究唐代對外交流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。

    在一座中型的宋墓中,發現了1件珍貴的瓷器——白釉刻花罐。這是一座磚室墓,中型,墓壁四周有磚砌的仿門窗結構,磚雕的壺、瓶等,歷史上被盜。在墓室的一角,由于淤土的填埋,這件瓷器得以幸存。瓷器保存十分完整,高17.9厘米,口徑9.4厘米,底徑9.3厘米,直口,筒腹圈足,白釉刻花,上下部對稱刻一團蓮瓣花紋,中部刻折枝菊花紋,內飾白釉,底無釉,器型規整,釉色晶瑩剔透,紋飾精美流暢,全國罕見,為宋瓷中難得的藝術珍品,后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有專家認為該瓷器是當陽峪窯產品,亦有人認為是登封窯產品。

    其他重要發現有:金代方形陶質墓志1方,朱書題文“大金國陳州宛丘縣第六都思陵村住人”。

    金代陶質買地券1個,朱書題文“韋大金國陳州、楊邦居住……于本州宛丘縣第六都思陵村自己益地內長壽所一座……明昌二年四月初五日”。

    淮陽弦歌湖考古發掘,時間緊,任務重,所有參與發掘的考古隊員,冒著酷暑,沒有節假日,克服重重困難,圓滿完成了工作任務。雖然這些遺跡墓葬被盜、被擾嚴重,但也出土了一批珍貴文物,為研究豫東地區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生活等各個方面提供了十分珍貴的資料,為補史證史提供了新的資料,特別是為淮陽城湖的形成提供了科學依據。弦歌湖區域沒有宋金以后的文物遺跡,證明弦歌湖一帶湖區形成于宋金以后。金代墓志、買地券證明淮陽這座北方重鎮,宋金時期,曾被金占領、管轄,為研究宋金對峙時期的歷史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。

    2024-01-08 李全立 1 1 周口日報 content_223446.html 1 淮陽弦歌湖考古記 /enpproperty-->
    久久自慰流水喷白浆免费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