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9h1qv"><em id="9h1qv"><track id="9h1qv"></track></em></big>
    <th id="9h1qv"></th>
  1. <code id="9h1qv"></code>
  2. <center id="9h1qv"></center>
    
    
    <big id="9h1qv"><nobr id="9h1qv"></nobr></big>
  3. 2023年11月13日
    第06版:周口文化 PDF版

    后記

    張華中

    讀慣了《詩經》,看多了《漢賦》,一下子弄出個白話體的《弦歌余韻》來,一下子讓人轉不過彎來。原因是拙著《陳風大雅》問世后,不斷有人詰我:“搞這些艱澀難懂的東西干啥?讓人整不明白?!斌@愕之余,捫心自問。是呀!浮躁的社會滋生浮躁的人生和浮躁的閱讀方式,微信、快手、抖音、美篇等新媒體將生活中的一切都加以碎片化,然后以快餐的方式傳遞,傳播躁動不安的心緒和語境。以前那史詩般的、典雅的、貴族氣質的敘事方式被人放在圖書館,或用以裝點門面的書架上,與蛛網、塵埃一起囈語。在這人人都是編劇、導演和主持人的當下,尤其是后疫情時代,自慰式泛眾文化的興起,不知是欣喜還是悲哀?是進步還是無奈?這種現象,騎青牛的老聃怎么看?“絕糧七日,弦歌不輟”的孔老夫子怎么看?和而不同、美美與共的諸子百家怎么看?故宮屋脊上的奇獸怎么看?獸上蹲著的老鴉又怎么看?我深深地感到,快餐只能是快慰,不能成為覺悟和安撫。

    當四月的風和著二兩老酒揉碎心中的不安和焦慮后,心扉突然大開,心境也豁然開朗起來。想起先祖張打油來,詩雖粗俗,卻也詼諧,讓人至今仍津津樂道。尤其是《牛山四十屁》中的“爬得樁柴打得樁,寺爐煨粥又煨湯。飽而且暖清閑極,勝似天尊老玉皇”“春叫貓兒貓叫春,聽他越叫越精神,老僧亦有貓兒意,不敢人前叫一聲”,遂感到愜意、爽快,雖詞粗語俚但又傳神達意。又讀了宋人茶陵郁的“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關鎖。今朝塵盡光生,照破山河萬朵”和道濟(濟公)的“六十年來狼藉,東壁打倒西壁。于今收拾歸去,依然水連天碧”,受到啟發,知道古人不僅有“雅”的表現形式,更有充盈市井味的“俗”的抒情方法。于是我以四句六言為體式,略帶打油趣味,直白幽默,口語化又含點人生哲理,這百姓喜聞樂見的“新六言體”也就應運而生了。這也算是繼承先祖的“衣缽”了。寫寫停停,增增減減,勉強湊足180首,強為之名曰《弦歌余韻》。

    當我們吃膩了山珍海味、東坡肘子之后,偶爾夾幾片洋蔥、幾粒泡菜、幾瓣大蒜,會感到爽口、解膩。雖氣味濃烈,人們也能忍受,相視一笑中,皆可釋懷,不顯尷尬。這本《弦歌余韻》,正如洋蔥、大蒜之類,細嚼之后,還是能留下點味道的。人們看后,如何笑,如何哭,如何嗔,如何罵,這些都與我無關,與風月節令更無關。

    再次感謝米學軍先生放下教授身架,為我寫序,錦上添花。感謝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張繼先生為詩集題名。感謝青年才俊馮劍星先生從文字、設計、統籌等方面給予的支持和幫助。②8

    2023-11-13 張華中 1 1 周口日報 content_218142.html 1 后記 /enpproperty-->
    久久自慰流水喷白浆免费看